首页 > 异界都市 > 推理侦探
热门小说七零年代我成了厂长家的小娇妻免费全章-姜央阮文礼未删减版阅读

热门小说七零年代我成了厂长家的小娇妻免费全章-姜央阮文礼未删减版阅读

七零年代我成了厂长家的小娇妻
小说主角是姜央阮文礼的小说是《七零年代我成了厂长家的小娇妻》,它的作者是金牌写手姜央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阮文礼的声音含了一丝哑意,目光却是分外清明。姜央近距离看着这......
作者:姜央 更新时间:2023-03-18 11:27:2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阮文礼的声音含了一丝哑意,目光却是分外清明。

姜央近距离看着这张雾蒙蒙的脸,刚觉得有点上头,被他用这样的眼神一盯,瞬间就酒醒了。

用力将口中的酒咽进去,然后迅速将刚才的事情在心里重新整理一遍,找出他可能会发难的点。

“你本来就很招女孩子喜欢!难道你不知道?”

姜央语气故作轻松。

阮文礼长得斯文,但眼睛却是一双寡冷的单凤眼,不苟言笑地看着人的时候,常给人一种不好亲近的感觉。

姜央看到那双黑沉沉的凤眸在她脸上凝了一瞬,然后微微眯起,仿佛有光在眸底闪烁了几下。

“是吗?”

阮文礼轻轻笑了一下,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后,语声淡淡:“她们没告诉我。”

姜央觉得他祈使句的语气有点可爱,忍不住跟着笑了一下。

“以前,没人喜欢你吗?”

姜央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妻子该有的语气。

“我是说……以前没人跟你表白过吗?”

姜央试图找补,却发现坑被她越挖越深。

姜央打算摆烂。

阮文礼却意外地没有追究,只是看着远处,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可能有吧,不记得了。”

姜央事后回想,觉得阮文礼这个态度也没什么不对,毕竟他比原主大这么多,又是二婚,能有什么真情实感呢?

她认真计算了一下他离婚的时间。

如果连表白都能忘记的话,他上一段感情经历起码是在三年以前。

这样看来,阮文礼还算是一个长情的人。

阮文礼自动结束了两人的对话,目光空洞地看着不远处的会场,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扬了扬头,将杯子里的酒给干了。

姜央猜他可能是想到自己的前妻,她看到那颗漂亮的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

姜央轻轻咬了咬舌尖。

看到他杯子空了,忙抓起酒瓶给他倒了半杯。

想了想,又给自己倒了半杯。

姜央隐约觉得阮文礼今天酒兴还不错,只是她没敢去敬他,自己默默喝了一小口

姜央没什么酒量,两杯酒下肚已经有些酒意上头,不过她感觉还不错。

或许是因为她无意间探出了阮文礼的情史,又或许是因为刚才那小小的侥幸。

会场里有曼妙的轻音乐静静流淌着,那边的声势一浪高过一浪,大家玩兴正浓。

一对对青工被推上台,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

因为姜央设计的小游戏,男女互动感十足,有些人甚至当场表白,引得全场尖叫连连。

连带着姜央也被这气氛感染,暂时忘了自身的处境。

她稍稍放松下来,将穿着丝袜的小腿收在小沙发一侧,半靠在一边的扶手上。

姜央觉得阮文礼喝了酒,身上的木香似乎变得更浓郁了一些。

看到台上的青工表白,阮文礼侧过头问:“这是你设计的环节?”

“是啊,有问题吗?”姜央及时崩起心弦。

阮文礼却是摇头,“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大胆。”

往日里跟在他身边那些木愣愣的青工们,在喜欢的人面前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可毕竟现在还是七零年末,人们的思想趋于保守。

姜央这些环节,设计地太大胆了些。

阮文礼注意到旁边有上了年纪的工人开始皱眉,只是碍于阮文礼在座,才一直保持着沉默。八壹中文網

姜央自然也注意到了,只是,她有自己的观点。

“年轻无畏,大胆追爱,才没有遗憾。”

“年轻无畏?”

似乎已经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阮文礼还是细细咀嚼了一下她的用词,顿了顿:“所以你那天早上吻我……”

阮文礼咬字含糊,姜央却是心头一震,抬头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还有他温厚润泽的唇。

“我情不自禁。”

姜央觉得这话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

果然,阮文礼看她半晌,嗤地笑了一声,只是笑意却不能抵达眼底。

姜央隐约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正要说话,何太太从那边过来,“阮厂长,阮太太,大家想请你们上台,给大家做个游戏示范。”

姜央看着阮文礼。

阮文礼放下酒杯起身,脸上已经恢复到从前温文尔雅的模样。

“走吧。”

他牵起她的手,从容地往那边的会场走去。

姜央乖乖跟在他身后,手心里全是汗。

场地中央,大家已经玩过一轮游戏了,只是热度仍旧不减。

游戏很简单,类似于心口不一。

男女组成两队,分别进行男女组的pk,最后留下人多的组胜,

这个游戏比较考验反应能力。

阮文礼被归在男队,姜央则代表女队出征。

本来很好玩的游戏,结果到了阮文礼这里便再没换过人,他记忆力超群,反应能力也是绝了,几乎在对方亮明底牌的瞬间就能准备确无误地说出答案。

游戏玩到最后,一点也不好玩了。

可阮文礼却是玩心不减,“下一个游戏是什么?”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要喝酒的。”

肖春林小声提醒,顺便看了一眼周围脸色渐渐铁青的人群,以为他会识趣下来,把场地让给年轻人,谁知阮文礼却似看不见似的,“那开始吧。”

肖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