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界都市 > 校园都市
抖音小说《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顾谨谣纪邵北免费试读

抖音小说《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顾谨谣纪邵北免费试读

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
重生类型小说《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顾谨谣纪邵北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箫九六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顾谨谣纪邵北变得鲜活有趣,箫九六文笔极佳,强烈推荐。顾谨谣死了。这辈子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她以为是自己活该,直到临死时才发现,她的锦绣前程,她的幸福人生,本属于她的女主光环都被人夺了去。原来,她活在一本年代文里,还被穿书者置换了人生。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看着眼前那熟悉的一切,已经变成恶毒女配的自己。顾谨谣摆脱了剧情的支配:“神持么走主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见鬼去吧。”……...
作者:箫九六 更新时间:2023-03-18 15:26:5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八章

第008章 手艺

这边纪邵北刚离开,顾柳莺的凉粉就送到了。

现在天冷,吃不了凉的,粉也是专程煮过,加了红红的油辣子,颤颤巍巍的,看着就特有食欲。

“姐,我还有事,你端给阿爷吧。”

老爷子房间潮,有味儿,顾柳莺根本不想进去。

“行,你去吧。”

顾谨谣也不想过多跟她交集,想着上一世自己的种种,她就有掐死这人的冲动。

将粉送进去,顾谨谣回到灶房。

她在厨柜跟自己当初住的耳房里找了一圈,最后只找出一袋子黄面,几个老南瓜跟两筐红薯。

就这点东西,就是整个冬天爷爷的口粮。

为了给自己打那两口箱子跟木架子床,他将这个家里的好东西全卖了。

食材有限,顾谨谣先将南瓜切片蒸了,打算一会跟黄面混在一起做饼。

她将柴火架上,之后去后院拔了一棵白菜,顺便看了一下鸡窝,见有两个鸡蛋,难得会心一笑。

两个蛋,顾谨谣打了一个在面盆里,另一个等会做蛋花汤。

东西准备好,趁着没人的时候,顾谨谣悄悄将神仙水倒了一些到盆里跟锅里。

她不敢放爷爷的水缸里,怕给人发现了。

这个宝贝跟了她两世,是以后赚钱创业的基石,除了自己,她谁也不会告诉。

吃了一碗粉,顾平身上有了点力气,就下床出来了。

他来到灶房看见顾谨谣正在做饭,手脚麻利的样子跟以前一模一样。

老爷子差点激动得流泪。

他家大丫头,这是变回去了吗!

顾谨谣性情突然大变,感触最深的自然是顾平。

他也不知道孙女到底怎么了,那么善良爽利的一个人,一夜之间就变得好吃懒做泼辣刁蛮。

他已经快一年没吃过大丫头做的饭了,现在见到在灶前忙碌的人,特别欣慰。

一锅玉米面南瓜饼,半盆子白菜蛋花汤。

顾谨谣端上桌后还亲自给爷爷拿碗递筷子。

“大丫头,你也吃啊。”

“爷,你吃吧,我在家吃过了。”

老爷子没再劝,一口饼子一口汤,然后双眼亮了。

太久没吃过孙女做的饭菜,是他产生了错觉吗,怎么感觉这么好吃,让人欲罢不能。

“大丫头,你手艺长进不少啊!”

顾平咧嘴笑,眼眶却是红着的。

“阿爷,你觉得好以后我天天过来给你做饭。”

顾平瞪了眼,“说什么胡话呢,都嫁人了哪能天天往娘家跑,逢年过节能回来看一眼我就成了。”

“阿爷,反正一个村,以后我忙完那边就过来给你做饭,像今天这样多做一些,你中午跟晚上热一热,吃一天没问题。”

顾谨谣已经打算好了。

顾平感动不已,见孙女坚持,暂时也不说什么了,等做几天再劝她回去。

见爷爷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顾谨谣很快就走了。

家里有三个小家伙,她总得看着点儿。

结果还没到家呢,就看见纪小安在竹林边上跟人打架。

两个十岁左右的大孩子扭抱一起在地上打滚,旁边还有几个小一点的在呐喊助威。

牛牛跟萌萌也在,却是吓着了,一个身上脏兮兮的扯着嗓子嚎嚎大哭,一个又护着妹妹,又担心打架的哥哥,不知所措。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这是?”

顾谨谣跑过去将地上的两个熊孩子直接拉开。

“多大的人了,还像三岁小孩一样打架。”

她打量了一下纪小安,脸上没伤,只是衣服脏了,应该没什么事。

小孩儿就是小孩儿,有个大人出来拉架两人就暂时停下来了。

纪小安双目泛红,紧握着双拳身体紧紧绷着,像头小蛮牛一样,显然是气得不轻。

刚刚跟纪小安扭打在一起的,是比他大几个月的吴山海。

吴山海用手捂着脸,张嘴就是一口血水吐出来。

“纪小安!”

或许是没想到自己的嘴给打出血了,吴山海气不过,捏着拳头又往这边冲过来。

顾谨谣哪能让他们再打起来,半道截住,抓住小泼猴的肩膀。

“有什么好好说,动手动脚干什么?”

“放开我。”

吴山海挣不开,拳头直接往顾谨谣身上招呼了,嘴里还骂道:“顾大丫,不守妇道不尽孝道的破鞋,再不放开我咬你了。”

十岁出头的小孩子,连这些难听的话都会说了,很显然是在大人那里学的。

顾谨谣也来了气,可她还没出手呢,一旁的纪小安就冲了过来,一下子就将吴山海扑倒在地。

“姓吴的,我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吴山海本来就被打疼了,这下子更是哇哇大哭。

顾谨谣不可能就这么干看着,又上去将两个泼猴子分开。

吴山海打不起来了,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嚎。

吴家院子就在不远处,他老娘廖小芬听到声音也出来了,一见这情况就嚷嚷开来。

“咋回事呢?山海啊,谁欺负你呢?”

吴山海指着顾谨谣跟纪小安,“她,他,他们俩一起欺负我。”

廖小芬一听这话,也不管是真是假,开口就骂,“我当这是谁呢!这就不稀奇了,给自家男人戴绿帽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欺负一个小孩子又算得了什么。”

顾谨谣冷了脸,“吴家媳妇,念你是初犯,这次只是警告,下回再让我听到这些莫无须有的话,别怪我不念同村情义。”

顾谨谣先礼后兵,虽然没有将廖小芬怎么样,可那凌厉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眼神,看得廖小芬缩了脖子。

这一年来顾谨谣在村里作天作地,也算恶名在外,加之又嫁了个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男人,认真起来倒是没人敢去惹她。

廖小芬拉起地上的儿子,“被人打了就知道哭,活该啊你。走,回去了。”

一群小孩儿很快散了个干净。

顾谨谣抱起还在抽嗝的萌萌,对还死瞪着眼的纪小安说:

“傻站着干啥,回去吧。”

纪小安跳脚,“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就是这个婶婶,害他被小伙伴笑话,他才不要回去呢。

纪小安转头,直接就跑了。

顾谨谣可不想惯着这泼猴子,也没理他,抱着萌萌回去了。

牛牛站在路上发怔,看看哥哥消失的方向,又看看被抱走的妹妹,最后还是垂着小脑袋回家去了。

/p>

这么懂事的泼猴,顾谨谣突然有些后悔,刚刚不应该走得那么决绝。

他熊是熊,皮也皮,可到底是个孩子,需要大人的爱护。

“是他们,他们先骂人